首頁 達人故事館 阿里山生鮮山葵ワサビ 山葵達人

自勉必須堅毅的努力打併,才不枉親友的期望
阿里山生鮮山葵ワサビ 山葵達人 父親從小即因祖父任職於林務局公務部門,派任於嘉義縣阿里山森林管理處,因貼補家用需要,所以學生時期即打零工賺錢;當時一天的工資才8塊錢台幣,而一公斤山葵售價為15塊錢台幣,整整比一天的工資還高出一倍;在一機緣下原栽種山葵的同學將舉家遷移台北定居,因父親早已看到其發展願景,而將其山葵農場經營權頂買下來;當時的錢還是東湊西併借來的,祖父為此還大動肝火,險些擦槍走火痛打父親一頓,所幸親友幫腔勸阻才逃過一劫;事後父親自勉必須堅毅的努力打併,才不枉親友的期望。

 

協助多屬原住民的葵農們,增加收益,改善生活經濟
山葵農產這行係由父親經營四十餘年退休後所接承下來的,屬第二代經營時期,頗感責任重擔;憶起父親創業當初如此堅辛努力,於嘉義縣阿里山深山區域杉木林下栽種山葵時;因農民只會栽種,不懂得如何銷售,所以經常賣不到好的價格,收入狀況極差。
所以父親除了要打理自己銷售通路外,也希望餘力能夠協助多屬原住民的葵農們,增加收益,改善生活經濟。當然一開始無法立即改善其葵農經濟收益,所以父親為了讓原住民能夠有信心並願意用心將山葵品質種出來,經常收集的價格很高,但市場卻是很低的價格銷售出去,虧本損益是家常便飯之事;然而母親雖極度強烈反對並抗議,為此家庭鬧革命,但最後不抵父親的堅持而禁聲妥協,並由沉默到支持,這一路走來的辛酸,唯有母親最為當之,母親打理家庭經常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當時家境困頓,常常因學費、生活費的需要,得向親友借錢,而這樣的生活模式過了很長的一段日子。

過去將特級、優等的山葵外銷日本,台灣消費者無法接觸真正的新鮮山葵
於二十年起(民國78年),日本經濟發展達高峰時期,向台灣採購新鮮山葵之數量及價格逐年倍增;供不應求的情況下,促使很多的原住民及平地人爭相搶種,造就一段山葵榮景;新鮮山葵的銷售市場仍然以日本為主,台灣當時銷往日本的年出口總額高達12億台幣,確實為台灣賺取不少的外匯與貢獻;當然也改善了產業鏈的經濟情況。
然而好景不常,近5年來因日本經濟蕭條,至使山葵出口量大幅縮減,產生供多於求的情況;過去將特級、優等的山葵外銷日本,使得台灣消費者無法接觸真正的新鮮山葵,誤認將芥末與山葵看成同一產品;在這樣的認知情況下,更讓新鮮山葵的銷售之路雪上加霜,然正當要大張旗鼓的推動國內市場之際,產地確因長期栽種下欠缺栽種管理科技新觀念,而導致山葵的病蟲害災難;使得整個推廣計劃停擺。

嚴格要求使用無毒栽種規範技術
我們為了要改變產業老舊的結構問題,所以3年前我們經自日本引進優良的山葵品種,並由台灣植病農業技術團隊,運用現代分子生物學技術將品種進行馴化,並將此種苗轉移教授給葵農進行大量栽種,且嚴格要求使用無毒栽種規範技術,經過2年的栽培後,目前已達到成果。
但也同樣面臨了國內市場行銷通路的瓶頸,懂產不懂銷,好像是多數產業的問題;恰巧相遇有著同樣行銷困窘的農民,這些是栽種甜柿、彩色甜椒、文旦柚,他們也是希望能夠建立出一條新的行銷通路,爭脫傳統銷售模式,讓產品更接近消費者,建立一個資訊傳遞平台。
在日本料理店所吃的是山葵,在西式餐飲所吃的是芥末
自命身為資深山葵推動達人,引頸期盼能夠將真正的阿里山新鮮山葵推薦給國內消費大眾,讓消費社眾了解一般市售的山葵與芥末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在日本料理店所吃的是山葵,在西式餐飲所吃的是芥末;這樣的資訊並不多,所以我們打算借用網路的方式來推廣與行銷。

尼克安心蔬果產地直配中心規劃了”安心無毒蔬果產地直配網”
就當初巧遇的農民達人而言,網路、網購、網站等等這些語文是腦海中未曾存在過的,且觀念裡總認為它太虛空不實,如何能夠將農產品銷售給消費者呢!在議論紛紛,眾說紛紜之下,機緣接觸到凱鉅電腦有限公司網路行銷團隊,在經由農民達人的需求轉述之下,規劃了”尼可安心蔬果產地直配中心”這個網站不但能夠將農民所用心栽種蔬果之過程及堅持的成績表現出來讓消費者透明了解,同時也因此帶動了銷售佳績。
讓農產品走入無毒、安心、無公害的栽種技術
在未進行所謂的e化行銷時,我們不知道如何讓我們產品的好告訴消費者,而同時也能夠促使消費者進行信賴購買行為;這些是過去間無法想像的,也不曾去實踐的,如今我們做到了,這是自我觀念的突破,是喜悅的,我相信堅持是對的,所有的農民達人多有一致的感受這實質的受益。透過安心無毒蔬果產地直配網的整合,不但讓我們的產品銷售量增加,該網管理單位也聘任了農業技術博士,進行產業昇級的輔導,讓農產品走入無毒、安心、無公害的栽種技術,落實台灣在地生產的優良蔬果品質目標。
E化帶來的不只是利益,而是讓我們更接近需求者,也讓需求者保有知的最終權力。這正將持續的正面改變中,為此我們願堅持始終如一;並向其他具有同樣需求的農民達人們推薦,並具肯定信心的說出!台灣我做到了!而你呢!!